过年

    小时候,最喜欢的就是过年了。

    每到年末,我们就盼过大年30的到来。家家户户都要提前好几天开始张罗——买年货、打扫卫生、清洗家具等等。我们则三五成群,或玩游戏,或玩鞭炮,或追逐打闹。如果下雪,那就更好玩了。

    江南的冬天是很少下雪的,尤其是大雪。记忆里,似乎是8岁那年下了场大雪。傍晚时分,瓦屋传来沙沙的声音。“下雪了。”不知谁高呼一声,我们都跑出房屋,在雪中兴奋地大声呼叫:“下雪了!”刚开始,小雪如沙粒般洒落,一粒一粒的清晰可见,一会儿就变成如鹅毛般的大雪了。小伙伴们兴奋地在雪中奔走相告,张开双手迎接这难得的雪。一双双小手冻得通红,脸上红扑扑的。这时,大人们就站在门口,生气地喊:“快进屋里,外面冷别生病了!”这时,我们才不情愿的回到屋里,将冰冷的手伸进火笼中,眼睛却还望着窗外。

    大年30这天,是热闹的一天。那时家里穷,平时很少有肉吃,只有在这天我们能尽享美味。一家人聚集在八仙桌上,争着,吵着,笑着,其乐融融。晚上,我们开始准备明天要张贴的喜帖。家人从店里买来一张大的红纸,裁成长方形,拿出一本《春节对联》让我们正在学校读书的小孩用手笔写。因为要张贴到门上,走门串户时,大家都会评论一番,因此,我们都写得很认真,生怕丢脸。

    那时的除夕之夜,没有电视,更没有电脑。家人聚在一起,谈论着今年的收成,谈论着明年的打算,并不时告诫我们别睡着了,要守岁到夜晚12点,而我们总是不争气地睡着了,一觉到天亮,即使有那么巨大持久的鞭炮声。

    在我们这里,大年初一是有许多忌讳的。比如:不能说“没有”,不能扫地,女孩不能到别家串门等。一大早起来,大家一起张罗着贴门联、喜帖,家家户户都是一番热闹的景象。早晨是不能吃荤的,中午开始,就不断有人来拜年了。家人春风满面地用新酿的春酒招呼着,互相谈论着农家的琐事,谈论着小孩的学习,谈论着将来的打算。

    如今,家乡的一幢幢洋房矗起,小汽车走进千家万户,过年的氛围也渐渐变了。喜帖不再需要写,有成品买;春酒被白酒代替……大家呆在自己的阁楼里,低头默默地玩着自己的手机,偶尔抬头问问:“你在玩什么呢?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教师文摘 » 过年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