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小菊的雨季

作者:天空的天

马小菊从家里出来时,天还好好的,走到半路就下起了雨。马小菊没带雨具,豆大的雨点打在马小菊的身上又冷又疼。她看看离药店不远了,就跑了起来,跑到药店,衣服湿了个透。这个夏天的雨格外多,像失恋女人的眼泪,落得很频繁。

咋这天来了?药店老板招呼马小菊,一边盯着身子半湿的马小菊看。

婆婆痛得紧。马小菊一边用她本就湿了的袖子擦拭脸上的雨水,一边回避着药店老板的眼睛。马小菊的婆婆有风湿病,一到雨天就痛得厉害。

向午真不是个东西,把一大家子人的事撂给你一个人,自个儿倒乐和去了。药店老板说。

向午是马小菊的男人,当包工头挣了钱后,和一个年轻的女人混一起了。这事在小镇上几乎家喻户晓。

马小菊没理药店老板的茬。马小菊说拿一盒膏药再拿一盒止痛片。说着从湿湿的裤兜里往外掏钱。

药店老板给她一盒膏药,又给她一盒止痛片,马小菊给他一张半湿不干的二十元票子。

药店老板把找回的五元钱递给马小菊的时候说,昨天二凯去省城进货看见向午了,他和一个女的手挽着手在街上走。

药店老板说完两眼盯着马小菊看,他以为马小菊会大骂向午一顿,或者问些二凯见到向午的一些细节情况,可是马小菊似乎没什么反应,她先接过五元钱,然后像听别人家男人的事一样哦了一声。马小菊说,二凯要再看见向午,就跟他说他娘病了,想他。

马小菊说完拿上装在塑料袋里的药就往外走,外面雨还在下着,药店老板想喊住马小菊,借她一把伞,可转身的工夫,马小菊已经走远了。

马小菊不紧不慢地走在雨里,密密的雨点实实地打在她身上。刚才要不是药店老板提起向午,她还想在药店避避雨的。来得突然的雨,多是阵雨,去得也会很快,避一会儿就过去了。可是药店老板提起了向午,她就不能再待下去了。

向午是马小菊的一块心病。向午刚和别的女人混上的那会儿,马小菊的心都碎了。她整天哭整天骂,四处和人打听向午的行踪。听说向午和那女人去了省城,她还去省城找了一趟。但偌大一座省城,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,就像绣花针落到草坡地了。

马小菊找了三天三夜,没找到,就回来了。

马小菊回到家才知道,她不在家这几天,婆婆摔断了腿。马小菊好懊悔,如果不是自己离开家去找向午,婆婆就不会摔伤。马小菊抱着婆婆的伤腿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。镇上的人都笑话马小菊,说她管不住自己的男人。马小菊不去理会。镇上的人都说男人都跟人跑了,还有心思待在屋子里。马小菊把这话甩耳朵后了。马小菊觉得眼下没有比照顾婆婆更重要的事了,真的没有了。

马小菊揣着药走到家时雨停了。马小菊心想,这雨,好像就是给她下的。

马小菊进了屋唤了几声娘,没人回应。马小菊以为婆婆睡着了,就去自己的房间换衣服。等她换完衣服来到婆婆房间一看,婆婆倒在地上人事不省,手里却紧紧地攥着一张向午的照片。马小菊明白了,婆婆是为了找放在抽屉里的向午的照片才摔倒的。这次摔得很严重,摔到了头部,口里吐着白沫。

马小菊赶忙把婆婆送到了医院。医生说是脑溢血,要住院抢救,要马小菊去交住院押金。马小菊的钱不够,就去银行取钱。

在去银行的路上,马小菊碰见了旺子媳妇儿。旺子媳妇儿追着撵着跟马小菊说:我在省城见到向午陪一个女人买衣服呢。

马小菊说,你再看见向午,跟他说他娘病了,病得很重,让他赶快回来。

旺子媳妇儿还想跟马小菊说些什么,马小菊却匆匆走了。

婆婆经过一夜的抢救,仍然昏迷不醒。医生说,我们无能为力了。

马小菊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婆婆,她脸色红润,呼吸均匀,像睡着了一样,一点也看不出有病的样子。

马小菊说,怎么说无能为力了呢?怎么说治不好了呢?

马小菊不信。

她想起别人曾给过她一个治疑难杂症的偏方,她想婆婆用了这个偏方可能会好起来。她就回到家找到那个偏方,按方子里写的,找了几味药,最后就差了一个冬瓜皮。马小菊知道前院吴二婶家种了冬瓜,就去吴二婶家要冬瓜皮。

马小菊到吴二婶家还没开口说话,吴二婶就先和她说起了向午的事。吴二婶说,马小菊,我去省城儿子家,看见向午和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在街上走,俩人可亲热了。

马小菊说,吴二婶,你再见到向午,跟他说他娘病得很重,快不行了,让他赶快回来。

婆婆喝了马小菊熬的药,仍旧没有好,最后还是去了。

婆婆入土那天,又下了雨,很大的雨,把马小菊的哭声都湮没了。

雨季快要过去的时候,向午回来了。向午一身落魄地回来了。向午被那女人骗了个精光后回来了。向午变成了穷光蛋后回来了。

你还回来干啥?你还回来干啥?马小菊说着眼泪像雨季的雨一样落了下来。可这时窗外的雨,却停了。太阳很快就出来了,那样子,像是整个雨季一去不复返了似的。

你娘不在了你回来干啥呢?

马小菊仰脸看着晴朗的天空不停地喃喃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教师文摘 » 马小菊的雨季

赞 (34)

评论 1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秋天的记忆ol这文章构思很巧妙,语言质朴却很感人。回复